實用專題游戲娛樂 新鮮速遞 單機游戲 網絡游戲 游戲秘技 手機游戲 游戲攻略 木馬防范 流氓清除 黑軟專區 設計專區 壓縮解壓 下載工具 P2P工具專區 輸入法專區

您當前的位置:JZ5U綠色下載站文章中心業界資訊業界新聞 → 鐘南山院士 為什么那么值得老百姓的信賴
  • 鐘南山院士 為什么那么值得老百姓的信賴

武漢疫情。

一個老人,也隨之重回公眾視野。

2003年,非典暴虐。67歲的他說:把最重的病人送到我這來。

2020年,武漢有事。84歲的他一邊通知公眾“盡量不要去武漢”,一邊本人登上去武漢的高鐵,掛帥出征。

鐘南山,一個似乎永遠不會慫的逆行者。

最近,一張照片刷屏。

這是鐘南山在工作一天后,緊急登上去武漢的高鐵。沒有座位,他擠在餐廳一角,疲憊地睡著了。

隨后,他頻繁呈現在媒體,通知人們發作了什么,該怎樣辦。

而他說的每句話,人們都信。

在民眾眼里,他就代表耿直,代表科學,代表權威。

一個中國工程院院士,一個醫學專家,神奇地具有了100%的可信度。

幾乎是前無古人,后無來者。

老百姓為什么信他?

聽了下面幾個故事,你就懂了。

1

他的逆行,改寫了非典的結局

2003年,中國出了兩個英雄。

一個頂天,一個立地。

頂天的是航天英雄楊利偉。他乘神舟五號飛船進入太空,成了中國第一個“上天”的人。

立地的,就是醫學專家鐘南山。他在抗擊非典中戰功赫赫,解救了不知幾生命。

時任廣東省委書記張德江說:假如沒有鐘南山,抗擊非典的結果可能要改寫。

這句話背后,是個驚險的故事。

2002年11月,廣東佛山呈現第一個非典病例。

隨后,這個可怕的疾病疾速在全國傳播開來,成千上萬人感染,卻無藥可醫。

你能想象那種場面嗎?

一種極易傳染的病,得了就可能沒命,但醫院毫無方法,用了各種藥,都完整無效。病人一波波涌進醫院,醫生護士一批批被傳染,但他們都只能無望地躺在醫院里,一天天惡化。

醫學專家都在拼命想方法,但前期,很多專家誤入歧途。

北京方面,有權威人士聲稱“病原根本可肯定為衣原體”,并倡議運用抗生素治療。

媒體隨后大量報道。

這是一個錯誤的方向。假如照此計劃執行,不知非典還要多帶走幾生命。

但在當時一團懵的場面下,大局部人傾向于采用這個倡議。

只要鐘南山堅決反對。

由于他試過很屢次,抗生素對非典患者基本無效。

于是他頂住壓力,屢次疾呼:病原不是衣原體,不能運用抗生素。

公開應戰權威和同行,這是很“沒情商”的行為。

鐘南山后來跟朋友解釋:“這不是普通的學術爭論,事關病人的生死,耽擱時間,用錯了藥,就可能多死幾百人。”

這位67歲的老人,經過翔實的研討,最先摸出了非典的根本真相——“是病毒感染惹起的肺炎”。

他的堅持,使廣東在非典防治中沒有走更多的彎路,廣東省SARS病死率全球最低(3.8%)。

而鐘南山團隊當時提出的卓有成效的救治辦法,也成為我國SARS診治指南的根底,大大進步了非典的治愈率,明顯縮短了病人的治療時間。

假如不是鐘南山的“叛逆”,或許非典的結局真要改寫。

2

“災難面前,不能扯淡。”

當然,鐘南山的“叛逆”,遠不止那一次。

2003年4月,衛生部在北京召開新聞發布會,有官員在會上聲稱“疫情已得到有效控制”。

雖然鐘南山會前曾經被告知“不要講太多”,但他還是忍不住啟齒反對:“什么叫如今曾經控制?基本就沒有控制!目前病原都還沒搞分明,你怎樣控制它?”

鐘南山不傻,他曉得這樣說話意味著什么。

他事后透露,發布會前,他在父親的墳前站了很久,最后下定決計說真話。

由于他深信“真話和真藥一樣重要”:

“當時全國疫情都在蔓延,我們所的醫生都倒了20個了,真實不能扯淡。”

“非典是疫情,社會上的謠言和恐慌則是另一場疫情。如今回頭看,后者的毀壞力更大。”

他仿佛有些叛逆,但這正是一個科學家應有的良知和勇氣。

那場發布會9天后,衛生部部長張文康和北京市市長孟學農,由于處置非典疫情不力,雙雙被免職。

災難之下,最見人性。

有人趁著紊亂,大賺橫財。

有人為了保官,欺上瞞下。

有人驚惶失措。

有人避之不及。

但是。

也有鐘南山這樣的人,于危難中挺身而出,奮勇向前,左手對立災難,右手托出真相。

這樣的人,就是國度棟梁,就是民族脊梁!

3

他心中,有信心。

鐘南山,1936年生于一個醫學世家,父親是享譽全球的兒科專家,母親是中山大學腫瘤醫院副院長。

由于他出生的醫院地處南京鐘山以南,所以父親為他取名“南山”。

他兒時經常去醫院,眼見父親全心全力治病救人,從不懈怠。

他的家里,也經常有家長帶著孩子來看病。孩子康復后,家長快樂,他父親也很開心。

鐘南山說:

“那時分我就覺得,醫生能給他人處理問題,會得到社會的尊重,有很強的滿足感,這是我酷愛這個行業的一個緣由。”

所以,他對“治病救人”這件事,是有激烈信心感的。

他做醫生,或許有營生的思索,但更是骨子里的追求,這是他至高的夢,他不愿褻瀆。

他說,中學教師曾經通知他一句話:

人不該單純生活在理想中,還應生活在理想中。

人假如沒有理想,會將身邊的事看得很大,耿耿于懷;

但假如有理想,身邊即便有不高興,與本人的志向相比,也會變得很小。

這句話,鐘南山記了一輩子,也踐行了一輩子。

所以,他會在非典最兇時,卑躬屈膝地說“把最重的病人送到我這來”。

由于他覺得,那是他的任務。

非典時期,67歲的鐘南山曾經連續工作整整38個小時。

最后查完病房走出來時,他感到天旋地轉,因過度勞累而病倒。

他發燒,乏力,以至呈現了肺炎。

但他本人察看領會,覺得不是非典,就把本人隔離在家,在門框上釘一枚釘子掛水。

幾天后,病癥消逝,他立即回到醫院,繼續投入戰役。

沒有人請求他,是他本人發自內心腸愿意有此擔當。

一顆救世之心,一腔赤子熱忱。

一身高超醫術,一片忠心耿耿。

有這樣的人替我們負重前行,是全體國人的僥幸。

4

路見不平就開懟

非典之后,鐘南山的名字慢慢在公眾視野里淡去。

但他其實不斷沒閑著,他在堅持業務研討之余,不時發聲。

簡直每一次,都皆大歡喜。

他質疑新藥上市不標準,在政協醫衛界會議上提問:

“我臨床45年,有的藥我都叫不知名字,這么多新藥是怎樣出來的?同一種藥能有十幾到幾十個名字,常常是一個藥品改個名,搖身一變,就成了新藥,‘身價’立即飆升。這些批號是怎樣拿到的?這些問題到底誰來把關?”

他看不慣有些人空談,在廣東兩會上開懟:

“如今大家的發言,8分鐘是肯定和褒揚,2分鐘是自我褒揚,最后一分鐘提點問題,而且還鼓掌,我不斷想,鼓什么掌呢?”

他堅持對公同事件的發聲,在論壇上批判廣州的空氣污染:

“無論是有病還是沒病,50歲以上廣州人的肺都是黑色的!”

八九年前,人們還不曉得PM2.5為何物,他就屢次呼吁檢測發布PM2.5數值,并提出“灰霾與肺癌有極大的關系。”

當時方舟子跟他論爭,說他蹭霧霾的熱點

[1] [2]  下一頁


  • 作者:佚名  來源:網友投稿  發布時間:2020/1/30 12:02:54


  • 下一篇文章:已經沒有了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· 相關文檔瀏覽 ·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· 熱門文檔瀏覽 ·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体彩江苏七位数走势图表